首页 > 原创文学

人到中年赏春草

编稿时间:2017-03-29     来源:今日逊克     作者:郭华悦
        春天的草,曾一度是我的死敌。
        用死敌来形容那会儿的草,一点都不过分。开春了,农家扛上闲了一冬的锄头,开始耕耘新的希望。可与希望一同到来的,还有野草的烦扰。
那田里头,一棵又一棵的野草,破土而出,有叫得出名字的,但更多的是叫不出名的草儿。形态各异,掺杂其间,虽不多,但一眼望过去,那冒出来的浅绿之下,似乎有着蓬勃的生命力,在酝酿着更多野草的破土而出。
        每逢这时,心里头总不禁暗暗叹气。大人们在前头松土播种,孩子们则负责将那些野草一一除掉。大半天下来,休养了一冬的身躯,腰酸腿疼。坐在地上歇息的时候,心里头总想着,若是这世界没有了野草,该有多美好!
 可如今,人生走到了中段,已至不惑,却开始明白了野草的美好。
        这些年来,生活好了。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一起远去的,还有野草。钢筋水泥的都市中,似乎连野草都成了奢侈品。可就在这样的时候,却不禁怀念起,那曾经困扰着我年少时光的乡间野草。
        那次回乡,脚步姗姗,我来到了山野间。还是那片山野,多少年了,这里似乎都没什么变化。春风吹来,野草片片,我溜达着,累了,就坐在柔软的草地上。看着脚下,身边,还有四周无处不在的野菜,心中油然而生一股亲切感。那种在春风的抚摸下,悄然钻出泥土,绽放生命力的顽强,令我动容。
        这种感觉,是年少时的自己,所没有的。
        但一刹那,却似有所悟。年少时,有着大把的青春,肆意挥霍。于是,对于野草的新生,并无特别的感触。可一路走来,年至不惑,青春已然淡薄。身边有多少同龄人,千方百计想抓住青春的尾巴,却在残酷的时光中,最终化为徒劳。
此时,再看看脚下那一抹浅浅的绿,一种羡慕之情油然而生。
        人到了中年,更明白生命的不易,青春的可贵。春天的草,是一道风景,也是一种心愿。掐一棵草,立于鼻尖,轻轻闻着,生命的气息,令人迷醉。